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| 秦风网 日  星期 搜索:
WAP手机西岳清风网

狗咬人
发布时间:2015-09-11 10:37:21

  “狗咬人啦!”

  喊声从门缝挤到屋子里,却没有钻进老沈的耳朵里。刷墙刷子举得老沈胳膊又酸又疼。儿子在屋里只顾玩电脑,这刷房的事像是跟他一毛钱关系没有。老沈气,下辈子说啥也不生儿子,看对门老张,姑娘多孝顺,娶回个姑爷,三天两头开着小汽车“嘀嘀”停到门洞前,大包小包地拎,烟呀酒呀全是上档次的。这儿子倒好,正经事没有,结婚还得靠老子这把老骨头。

  “狗咬人啦!”

  喊声越来越大,老沈胳膊从墙上缩了回来,他手里的刷子在涂料筒里搅了下,又要伸胳膊向上继续刷墙。

  “狗咬人有啥稀罕的,又不是人咬狗了!”在老家村里,狗咬人还不是常事,都是那些碎娃,你不撩骚狗,狗能张嘴咬你?

  这时,喊声一下子直往老沈耳朵里钻——“二蛋,你娘让狗咬了!”

  老沈丢下手里的刷子。

  “还不快去看看你娘?”老沈冲着屋里的儿子喊了声,“听见了没有?你娘让狗咬了!”

  儿子出来,不耐烦地看了老沈一眼,生生地扔下一句话:“你这破房再刷也刷不出三居室来!”

  “哎,你个狗……”后两个字老沈没骂出口。骂啥哩?这儿子就是老天安排专门跟自己作对的。他买不起新房给儿子,只有将就地将这破房粉下,老沈心里有点愧疚,哪个当爹的不给儿子弄个窝。可是,自己一个水暖工能挣几两银子。买房?单是首付也交不起。

  “快去看你娘,谁家的狗咬人啦?”在老沈吆喝声中,儿子趿着拖鞋跑了出去。

  老沈腿不利落,他跑下楼走到花园时,那里已经围了不少人。老沈挤到人中间,把老婆的裤腿向上拎了下,看到老婆的腿上两道小红血印。

  老婆笑了:“不碍事!”

  “你去买菜跑这儿弄啥?”

  “还不是看你累,想买瓶酒给你解解乏!”

  老沈看到一个衣着鲜亮的女人抱着狗。这女人面咋这样生的?

  “是你这狗咬人啦?”老沈说着就伸手去揪女人怀里小狗的头。

  女人瞪老沈一眼,身子往一边一扭:“你把我的儿子吓着了!”

  “哎,还把你儿子吓着了,你儿子把我夫人咬了,你说是你儿子重要还是我婆娘重要?”

  女人鼻孔向上“哼”了下。

  “这可是新来的×长家的狗!”有人轻声对老沈说。

  老沈一听火了:“谁的狗咬人也不行!”

  对,得赔!有人应着,真是看热闹的不怕事大。

  老沈挡住抱着儿子狗的×长夫人,就是不让她走。一个小兵跑去给×长报信。

  ×长王秀三与一“高人”谈兴正浓。

  “你履新到一个陌生地,最重要是什么?一个字:‘威’。”

  王秀三笑了:“我这人到哪里都不缺威,这一亩三分地,横着我说了算,竖着我说了管用。”

  小兵进来说,咱家的虎子咬人了,夫人被拦。

  王秀三一听火了,不给他个下马威,不知道马王爷几只眼。他要出去,“高人”说:“这等小事还需你亲自出马?”

  王秀三笑了,头也不回跟着小兵出了门。“高人”了解王秀三的底细,知道他想看热闹、玩威风,心想这人没修没养,官运怎么奇顺?

  王秀三到了花园,心想,过几天将花园圈起来,我夫人想咋遛狗就咋遛。

  老沈一看来了个大官心里怯了些许,屁大事可别真的得罪了领导。他拉了下婆娘的衣袖:“咱回家!”

  哪知老沈的婆娘没有眼色,瞪眼盯着老沈:“咋?”

  老沈:“我饿!”

  “不中!非得要个说法!”

  王秀三本来想发通火,一听老沈与婆娘的对话,笑了:“噫,咱是山河省老乡吧!”

  老沈呆住了:“你咋知道?”

  王秀三:“你只说是不是?”

  “是!”

  “好,你个鳖孙运气来啦!说,想弄啥?”

  “我啥也不弄,儿子结婚,没有房子,正在刷这破房,就听到你家的狗咬人……”

  “房子?给你一套新房中不中?”王秀三轻描一说,让老沈两口目瞪口呆。

  “中是不中?”

  “中,中,中!”老沈不知话是怎么出的口。

  人们个个瞪大眼睛,有人低声说:“新来的×长真会糊弄人!”

  第二天,天没亮,老沈起来拿起刷子,儿子穿着短裤从厕所跑出,说:“你不去取钥匙呀?”

  老沈提着涂料筒,他压根没把×长的话当真。

  “万一是真的呢?”儿子穿上长裤,去了管理科。

  “白日做梦。哪有这样的美事!”老沈一边嚷着一边刷墙。

  一会儿子撞开了门:“真的,真的!”

  老沈看到儿子手中一串亮闪闪的钥匙在空中哗哗作响……

  “往空中扔团棉花能成白云?”

  “对,对,还能成一块下雨的云!”

  打这以后,×长家的狗走到哪,都会有不少人跟着,他们将腿悄悄往狗前伸。可是,小狗再也没咬人!人们在失落中期盼奇迹再一次发生。(中国纪检监察报 姚晓刚)












[ 打印 || 关闭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