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| 秦风网 日  星期 搜索:
WAP手机西岳清风网
探家的感觉
发布时间:2018-10-15 08:23:25

近些年,我多次陪同妻子前往庐山探亲,行囊一次比一次轻。带上几件换洗衣物,说走咱就走,探家越来越轻松。时代的列车快多了,探家的感觉爽多了!

很多人都有过探家的经历。只是,时代不一样,过程不一样,感觉也大不一样。

1974年底,我从闽北山区建阳参军入伍后,在浔阳江头服役、工作了十五六年,且与一位庐山姑娘结成终身伴侣。直到1990年初,为照顾年迈的父母,我们夫妻才双双调到福建工作。十几年来,在九江、建阳之间,探了无数次家。其间一些情景,历历在目,恍如昨日。

1978年底,离开家乡4年的我,第一次获准回家探亲。为了聊表孝心,也为了展示年轻军官的“风采”,我东奔西跑逛市场,从紧俏的大前门香烟,到光膀子的玻璃瓶四特酒;从当年颇为畅销的麦乳精,到袋装的葡萄糖粉;从九江特产酥糖、茶饼,到植物油、洗衣皂……这些今天看来,再平常不过的东西,在“凭票供应”的年代,却不是想买就能买到的。那时,我身为排级军官,月工资52.5元,这与许多工厂工人、企业职工比较起来,算是“高薪”了。因此,第一次探家,但凡能想到,且能批得来、买得到的,我都“孜孜以求”,多多益善。

原以为,能买的都买了,该带的都带了。孰料回到家中,当时年近七旬的父亲卧病在床。当他老人家有气无力地问道:“桂辉,我想吃水果罐头,你带了没有呀?”我这才后悔,怎么偏偏忘了带几瓶罐头呢。望着父亲期盼的眼神,我赶紧说:“爸,我这就到大队服务社给您买去。”“不要去了,在这山沟沟里,哪有罐头等着你去买呀!”听了父亲这话,我还是抱着碰碰运气的心态,匆匆忙忙向大队部所在地奔去,进了服务社,只见简陋的货架上,商品寥寥无几,我迫不及待地问:“你好!这里有水果罐头吗?”服务社唯一的“服务员”,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。我颇为自责地走在回家的路上,心情比压着百余斤的担子还要沉重。

有了这次“教训”,以后每次探家,我都尽量做到早计划、早准备,多打探、多采购。每一次都肩挑手提,唯恐带的东西太少了。印象最深的一次,是1986年春节探家。那时部队已经换装——将65式的解放帽、红五星、红领章,换成85式的大檐帽、领章、肩章。我习惯用左肩膀挑东西,由于担子太重,回到家里,脱下军装时,这才发现,左边肩章上那枚原本略微上突的金色五角星,居然被扁担压磨平了!

从九江到闽北,探家的担子很沉;从闽北回九江,所带物品同样不轻。笋干、香菇、木耳、墨鱼、紫菜、蛏干等,“山珍海味”装得满满的,唯恐带少了不够家里人分。如此这般,每次探家的感觉是,来也沉甸甸,去也沉甸甸。

三四十年前,交通严重滞后。九江是一座具有2200多年历史的文化古城,位于万里长江和五百里鄱阳湖的交汇点上,毗邻湘、鄂、皖三省,号称江西省的“北大门”,可是那时,九江却没有一趟列车可以直达福建,每次往返,都要在南昌站中转。头天上午,从九江出发,中午时分到达南昌,先上后下,翻过天桥,出站取票,耐心候车;下午四点多钟,从南昌上车。名曰快车,实际不快。一路上,火车喘着粗气哐哐当当,下半夜到达邵武站,在邵武逗留几个小时后,再换乘汽车,向建阳县开进。

那时探家,若只是多费些时间倒也罢了,更让人难受的是,很少能买到座位,更别想卧铺了。常常是在人挤人的车厢里,一站就是好几个小时,只有苦苦挨到了鹰潭站,这才有望找个位子坐下。

记得有年春节赴闽探家后回九江,因买不到车票,托在邵武邮局工作的战友把我和妻子直接送上邮车。邮车里,既没灯光,也没广播,火车运行到哪里、停靠多长时间等,全然不知。尽管如此,还是暗自庆幸。孰料,车到鹰潭站,换班时乘务员忘了交代,刚接班的乘务员不由分说,把我们赶下邮车。昏昏然下车后,这才发现所有车门已经关闭——火车马上要开动了。如果上不了车,行李丢失自认倒霉,无法按时归队违反纪律,那事情更大了。那天,身高1.68米的我,身上穿着厚厚的军大衣,不知哪来的勇气和本事,看准一个敞开的窗口,迅速爬了上去。这时火车已缓缓前进了,在车上几位热心乘客的帮助下,连拉带拽把妻子拉到车上……

近些年,我多次陪同妻子前往庐山探亲,行囊一次比一次轻。过去那些所谓的山珍海味、土特产品,亲朋好友不希罕了,岳父岳母也说,这些东西咱这都有,且价格不贵、质量不差,何必大老远的带那么多!想想也是,如今不论大城市还是小山村,不管大商场还是小商店,各种商品琳琅满目,应有尽有。现在可以刷卡,或者手机支付,就连钞票都不用带了。带上几件换洗衣物,说走咱就走,探家越来越轻松。

去年底,武汉到福州的高铁正式开通了。前不久,我们夫妻回庐山探亲避暑,从武夷山东站上车,途经江西上饶、婺源、景德镇、鄱阳、都昌五个站,只用了两小时四十分钟,就到达九江站。如今探家的心情,恰似“春风得意马蹄疾”。

时代的列车快多了,探家的感觉爽多了!(中国纪检监察报 张桂辉)

[ 打印 || 关闭 ]